导语

阿尔茨海默病作为神经退行性疾病中最常见的一种,在我国逐渐进入深度老龄化社会的进程中越发受到老人与家属的关注。相对于我国,欧洲在多年应对老龄人口的工作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通过不断研究与实践,发展出相对完善的照护体系。为学习和推广先进的老年人长期照护经验,丁香园专访了欧葆庭健康产业集团全球医疗总监、欧洲阿尔茨海默病专家、法国总统专项医疗顾问白灵达博士,分享有关阿尔茨海默病的应对心得。

专家简介

白灵达博士,欧洲阿尔茨海默病专家,多年从事阿尔兹海默病相关研究,在失智老人照护、老年病学方面有丰富经验,出版《阿尔兹海默生活》、《老年病回顾》等多部专业著作和学术论文。在法国萨科齐总统任职期间,以总统专项医疗顾问身份建立法国应对阿尔兹海默病专项医疗体系。

精彩对话

丁香园:请问您是如何进入到老年医学领域的呢?和我们讲讲您个人的学习和工作经历吧?

白灵达:我攻读医学博士时主要专业方向是:老年医学、临终关怀、慢病照护、以及以阿尔茨海默病为首的退行性疾病。在当时,法国的阿尔茨海默病人家庭孤立无援,社会没有建立有效的帮助机制、整个社会不论是专业人员还是普通大众对该疾病没有科学认识,因此我希望寻找一些可以帮助改善的方法。我在世界很多国家进行调研和学习,与病人和家属交流,并在学校深入进修,就是希望每当医生对病人宣判「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做的」,我可以告诉他们「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这就是我进入老年医学领域、并一直坚持工作到今天的原动力。

丁香园:数据显示,八十岁以上的老人中阿尔茨海默病患病率达到 16%-30%,也就是说当我们面对老年人群的时候,一定会接触到很多失智老人案例。既然这是一种不可逆的退行性疾病,那么我们作为医生、长期照护人员,我们还能做什么呢?

白灵达:对于失智老人的照料,我在养老照护方面有二十年的经验,我总结出的「秘密配方」就是:合理的空间设计、专业的人员培训、运用非药物疗法。

首先我们要明确干预的目标是什么?面对患有失智症的老人,「治疗」、「治愈」是不现实的。真正应该追求的是提高患病老人和家属的生活质量、维持他们现有的身心机能、缓解他们的不适与行为障碍。一旦我们看待问题的角度转变,那么我们能做的事情就丰富了很多。

我们可以对老人进行认知方面的康复练习,可以在他们身心不适时安慰和呵护他们,也可以为他们提供很多有趣的活动与设施,让他们弹钢琴、演奏乐器、画画、唱歌……,给他们提供方面舒适的环境让他们家属来陪伴,等等。

丁香园:您是非药物疗法的积极倡导者,这是为什么?

白灵达:大家知道,全球医疗人员每年花费大量心血研制对抗阿尔茨海默病的药物,但是至今并没有找到令人满意的治愈方案。我 20 多年一直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从事阿尔兹海默病相关大型研究,得出的结论是通过非药物疗法维护老人的生活质量、减缓病情恶化的速度、缓解不良的情绪和行为障碍等,是非常行之有效的手段。在欧洲,我们多年来所获取的经验已被当地政府采纳,也得到了全球很多专家的认同。

我在求学时受到「认知疗法」的启发,在实践中探索一系列非药物疗法的操作方法,以改善失智老人的认知状况和生活质量,缓解行为障碍。通过「回忆工坊疗法」,鼓励失智老人学习新事物,通过「浴疗法」和「按摩疗法」,鼓励非语言沟通。我逐渐摸索,建立了一整套照护方法。

在我的极力推动下,非药物疗法成为欧葆庭的特色所在。我们打造独具匠心的回忆工坊、多感官刺激空间、水疗设施等,并培训专业人才操作。我们也勇于创新,与中国合作的这些年里,我们受到中国文化的影响,学习了中医推拿、太极等技术,丰富我们在全球的照护实践。

丁香园:不论是建立个性化照护方案、还是实施非药物疗法,最关键的都是「人才」。您可以分享一下专业人员培训的方案吗?

白灵达:首先,老年人的长期照护是由不同背景的多学科照护团队完成的,他们由全科医生、康复师、心理咨询师、护士、护理专员、餐饮团队和房务团队组成。在实际工作中,必须实现整个团队完美配合才能长效运转。

来到欧葆庭集团,我结识了更多志同道合的专业人士,通过与他们不断的合作和交流,碰撞出无数火花。经过多年的摸索,我对整个集团几百家机构的人员培训体系进行大规模的升级,让他们用知识指导实践、在实践中反思知识,通过不断的重复、提升,使我们的员工成为专业的、优秀的、具有良好职业道德的老年人长期照护人才。

我的培训项目不仅面向员工,还必须包括家庭成员,要给他们重要的精神上的支持,教会他们理解老人的病情,学会如何与老人相处。毕竟,老年人的照护是一个家庭的事情,要以家庭为整体来处理。

现在我每年都会来中国 3-4 次,在一年一度的「协和-欧葆庭老年医护专业培训论坛」上授课,也会为养老机构的一线员工指导。中国的学员聪明、认真,我们教学相长,每次都非常愉快。

丁香园:今年丁香园曾经就「失智老人照护是谁的责任」发起讨论,入住养老机构的选择有人认同,有人质疑。您认为在中国,专业的失智老人照护服务会得到社会认同吗?

白灵达:当家中老人患有失智症时,最痛苦的人往往是老人的家属。据我了解,中国的失智老人家属会比法国人更辛苦,因为他们不了解失智症这个疾病、更不知道社会上存在专业照护服务。他们往往不愿意和别人诉苦,认为这是不光彩的,把所有的困难自己默默扛起来,直到最后精疲力竭。其实他们更多的是不了解、不知道,一旦经过交流和科普学习,他们就能够和世界上很多国家的人一样,积极地接受专业照护服务。

因此,我们在普及失智症方面做出了很多努力,我们几年来组织几十场科普讲座,走进社区、走进高校、走进公益志愿者协会、赞助红十字会公益项目等,并自己拍摄视频、制作科普宣传画册等有趣的教学方式,不断地向社会大众推广这些理念,愿更多的失智家庭得到帮助。

在法国,每个公民都有一个私人医生为他们看病,但私人医生不会天天陪伴老人,老人的子女也不能天天陪伴,因此老人在自理能力逐渐不足的时候选择进入专业的长期照护机构。这是一个重要的人生选择,因为这意味着选择人生最后一站,因此老人和他们的家人会慎重考虑养老机构的环境、服务和整体氛围。当然,还有很多老人是因为突发急性状况才进入养老机构的,这对于他们来说可能更加艰难一些,因为他们可能还没有准备好。

在长期照护机构中,失智老人的比例是很高的。在欧葆庭,我们为不同程度的失智老人提供了不同的选择:轻度失智老人可以选择日间照护,白天来参加康复和娱乐活动,晚上回家;中度失智老人可以长期居住;重度失智老人,有走失风险或者有严重行为障碍的老人则住在专门设立的「记忆照护单元」,安全与舒适兼顾。因此,入住长期照护机构是最适合失智老人的选择。

丁香园:根据您的经验,欧洲养老护理服务与中国的主要差别在哪里?

白灵达:在法国,一方面政府有关康复护理规划以及医院计划比较完善,其次是我们会提供类似于长期照护、日间照护、短期以及临时照护服务,服务项目非常多。在中国,养老照护服务处在起步阶段,较为薄弱。未能形成多元化的服务,以应对不同家庭、不同老人的需求。

因人而异地制定个性化方案是最关键的差异。在老人进入我们的养老机构之前,都会进行细致和全面的评估,根据评估结果,我们会有多学科团队人员制定专门针对个人的护理计划和生活计划。同时,我们设立记忆专护单元,整个区域的家具、设备、环境都是由我来亲自把关的,就是为了确保其符合失智老人的生活需要。

丁香园:您怎么看中国未来的养老服务行业?

白灵达:法国作为欧洲比较有代表性的国家,在家庭观念上和中国有着许多的相似之处,包括重视家庭关系、维系亲情纽带、尊重老人等理念,在两国之间非常相近,这也是欧葆庭走入中国合作的原因所在。

欧葆庭作为法国领先的康复护理企业,在 2014 年中法建交 50 周年之际,在习近平主席和奥朗德总统的见证下,签署了欧葆庭南京颐养中心项目。如今,我们在长沙的合作项目也正式签约,相信未来会有更多发展机会。中国政府不断出台新的政策法规,完善养老照护体系,也鼓励外资养老集团参与,因此我相信中国的市场潜力很大,发展空间也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