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护人员被谁逼至墙角?

2014-09-10 14:42 来源:新浪博客 作者:石述思
字体大小
- | +

接连出现的医生停诊事件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8月27日上午,在浙江金华市人民医院,一产妇产下一对龙凤胎后,男婴因先天性呼吸缺陷死亡。结果家属连日来在医院大闹,辱骂和攻击医护人员。有医生贴出通报,称医闹已致两名医生先兆流产,产科被迫停诊。但负责人说,这是个别医生心里委屈,擅自发布的。

几乎与此同时,云南玉龙县医院医护人员发起“严惩医闹、还我医院安宁、谁敢治病救人”的“集体行动”,并建议患者到其它医院就诊。据悉,医闹患者2012年因骨折在该院上了钢板,前几天因二次受伤,钢板断裂,遂跑到医院闹事,甚至还挟持了医院院长。

有评论指出,医生无端停诊也属医闹,只会给脆弱的医患关系雪上加霜,绝对不可纵容。

但其背后深层问题却非就事论事地褒贬所能化解。

 这些年,频繁在中国医院上演的医生遇袭事件已不新鲜,以至于有些医院甚至聘请警察保卫安全,而个别夜班急诊的大夫甚至持刀上班。

由于生存处境日益恶劣,尤其是人身安全难以得到有效保障,医学院校遭遇到了空前招生难,甚至有医学界专家警告:若干年后,中国患者将面临有病无人救治的窘境。

平心而论,患者无论在治疗过程中,遭遇多大委屈和不幸,都应该按照正常程序,依法表达自己的合理诉求,然而,这条道路并不通畅,目前独立的第三方医患调节机制仍如空中楼阁,医院管理的行政化模式导致目前医患调节的公信力大打折扣,而相关的社会保险也仍在探索中。

 再加上整个社会医疗保障体系即使这些年有所进步,但由于保障水平低下,医疗资源严重失衡,加上大病统筹等医疗制度尚未完善,导致患者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始终普遍存在,再加上基本医学常识的匮乏,便往往迁怒于诊治的大夫,直至袭击伤害无辜。

众所周知,自2009年中国启动新一轮医改以来,医疗机构结束了长达十几年的市场化狂奔,开始回归公益化,政府也加大了相关投入——3年8600亿。并在扩点建面即扩大保障面和建设基层医疗网点上取得了巨大突破,而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的建立也向遏制看病贵迈进一步,但关键的公立医院体制改革却阻力重重。

在现行体制下,公立医院被分成三六九等,医疗资源不平衡的问题在一些地区有加剧的趋势,而社会办医的民间资本又遇到了诸多准入瓶颈,加上监管不力,医疗水平参差不齐,很难获得患者信任。更可怕的是,即使医院想尽办法,这些宝贵的医疗资源往往被权力金钱关系左右,又在无形中激化本已相当严峻的医患矛盾。

一个耐人寻味的现实是:在媒体上会出现实权公务员暴打医护人员的霸道,却鲜见其求医五门的无奈和困窘。再结合密布于三甲医院的高干病房,以及特殊医疗群体,改革滞后的原因可以想见。

体制变革滞后的所有重压便由两个苦逼群体去全部承受——内心愤怒的患者和被逼至墙角的医护人员狭路相逢,成为极端恶性纠纷的温床。从这个角度上,他们双方都是病态机制的受害者,这样的PK只会加剧双方的彼此伤害,循环往复,愈演愈烈。

印象中,有医科学生入学第一课是在卫生部长带领下朗诵《希波克拉底誓言》,而大医精诚、悬壶济世是古往今来社会对医生这个职业的褒奖,甚至有“德不近佛者不可为医,才不近仙者不可为医”之期许。

职业操守和一定的道德水准固然是对白衣天使们的必要准入门槛,但结合当下医患矛盾的深层诱因,以及价值的功利,道德的滑坡和科普的缺失,如果一味地强化,无异于对深层体制病灶的伪饰,既吊高了患者对医生的期待,又导致多数大夫在道德绑架中很难恪守科学精神,去冒险挽救生命。

解决医患矛盾的根本不在于让所有的大夫都变成再世的华佗,而应该为医生和患者权益筑起完善的制度提防,而这一切有赖于医疗体制全面深化的顺利推进。

当然,整个社会也当为此创造更宽松友好的氛围。专家如此,媒体如此,患者亦当如此。医闹不可纵容,但改革更刻不容缓。

查看信源地址

编辑: 吴海培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