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咖分享丨王玉林谈一家民营医院的三甲康复之路

2018-05-24 11:16 来源:丁香园 作者:
字体大小
- | +

2. 王玉林-1.jpg

「没有任何疾病不需要康复」,在这样的理念下,近年来,康复医学称为与预防医学、临床医学、保健医学并列的「四大医学」之一。

然而,中国康复医学仍处于起步阶段。发达国家人均康复费用是中国的 33 倍,康复医师基本人群占比是中国的 12.5 倍。触目惊心的数据下,是中国薄弱的康复医学基础和巨大的发展前景。

一家民营医院,如何用 15 年时间,将自己打造成康复医学领域的全国首家三甲医院?在 2018 年丁香园中国医院发展大会上,深圳龙城医院院长王玉林介绍了他的经验。

今天的主题是「笃行者之路:精品学科品牌打造」,我查了一下字典,「笃」是一心一意、厚实,在原有厚重的基础上更加加厚加固,所以我认为大会组委会对今天的主题设定得非常好。

我今天给大家汇报的题目,就是「民营医院三甲康复之路」,我是深圳龙城医院院长王玉林。深圳龙城医院是一家民营的三甲康复医院,也是目前国内第一家三甲康复医院。

达到发达国家水平的民营康复医院

深圳龙城医院成立于 2003 年 10 月,是一家集医疗、康复、预防、母婴保健、科研教学为一体的,以康复为主、内外妇儿科为辅的现代化三甲康复医院,建筑面积 2.8 万平方米规划床位 700 张,实际开放 528 张。

我们医院康复治疗大厅,是康复医院显著的标志和特色,也是目前国内规模比较大、设备比较全的康复医学中心,每天有四五百位患者在这里接受康复治疗。

我们为什么要做康复治疗大厅?因为患者特别是残疾人的行动不便,需要在一个宽敞、舒适明亮的场合进行康复治疗。另外,这是很重要的心理安慰。患者在大厅里看到很多人跟自己一样坐着轮椅,大家比较平等,就不会感觉压抑。所以我们主张众多患者在一个康复大厅进行治疗,而且互相之间可以交流康复的体会、康复的程度以及哪个治疗方法比较有效等等。所以在我们这里,正因为我们这样一个思路,所以说有很多患者对我们的康复大厅赞不绝口。

在这 10 年当中,有一个「笃」就可以形容我们,就是一心一意忠实于康复医学事业,来弥补我国的短板。

我们作为一个民营医院,居然成为全国第一家三甲康复医院,这里面有一些问题。什么问题?因为我们国家在建国以来,对康复医学重视程度是不够的。中国第一次的康复大会是在 2012 年还是 2013 年召开,我是 1980 年上大学,我同学当中找不到一个人是康复医学系毕业的,中国医学学校近年来才有康复治疗系,以前是没有一个系的。所以说种种迹象表明,我们有很多的患者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康复治疗。

在我们这 15 年当中,打造康复医学品牌,对广大的患者、对一个患者的诊疗的闭环形成是必不可少的。我不讲普通的患者,我们在这十多年当中,有 27 名植物人通过悉心的康复治疗得以苏醒,不但重获工作岗位,甚至还能回家结婚生子。经过康复治以后,很多患者能够康复、生活自理,众多患者重返工作岗位。

深圳康复医学会对我们康复医院整体水平进行评价,达到了发达国家的康复医学水平。

作为民营医院,我们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帮助每一位病人,帮助成千上万个家庭。因为我们深切的体会是,有一些患者通过一个比较简单的,可能跨越两三个月的康复,就能使得伤病得以有效地康复,他生活就能够恢复自理,甚至能重返工作岗位。但如果康复缺失,他可能永久性地变成残疾人。

近些年来,党中央、国务院发的文件当中,明确提出我们国家康复医疗方针,就是「预防、治疗、康复三结合」,而不是以前所提的「预防为主」,现在是「预防、治疗、康复三结合」,近些年来才把「康复」加进去,也表明国家对康复的高度重视。虽然晚一点,但毕竟重视了,所以这是我们老百姓的福音,对于「健康中国」的建设有重大战略意义。

必不可少的第四医学

我们为什么要做康复?我前面也讲了一些。国际物理医学与康复医学会前任主席、美国国家医学院院士励建安教授说,「没有任何疾病不需要康复」,就是说所有的疾病都要康复,它是必不可少的第四医学。所以康复医学现在比喻为预防医学、临床医学、保健医学,并称「四大医学」。

为什么要提到这样的高度?康复医学如何发展起来的?1945 年二战结束以后,美国医学专家发现有很多伤兵需要康复治疗,如果不康复治疗,他很快会死去。通过康复治疗,他的肌体逐渐恢复了健康,回复了生机,所以他创建了现代的康复医学。我们国家有很多康复医学人才都出自于他的康复医学研究所,在那里进修学习回来的。不久前我也到美国纽约,拜访参观了康复医学研究所。

有人说康复医学是不是跟针灸、推拿一起的,或者说是一样的?实际上在现代康复医学理论当中,并不包含中医学。也不包含针灸、推拿等门类。但是现代康复医学来到中国以后,我们又把它进行中西医结合,又发展成为传统康复医学和现代康复医学。

从病人的诊疗流程来看,急性期是众多现在的大医院的主要工作目标和工作内容,就是开刀、手术的急性期的治疗。治疗结束以后怎么办?在国外,病人急性期过后会迅速转到康复医学中心进行康复治疗。但在我们国内有很多医院,急性期过后就是躺在床上打吊针,病人没有及时地转到康复医学科甚至康复医院进行有效的康复治疗,严重影响伤者或者患者后期的康复治疗。

所以我们认为诊疗流程应该从急性期治疗,迅速转到急性期和后急性期的康复治疗。一个转向是本院的康复学科,再一个是专业的康复医疗机构进行康复治疗。康复治疗以后,再转向长期的护理。

比如,有的病人瘫痪了,急性期进行治疗以后应该转到康复治疗,康复治疗数月以后有很大程度的恢复,但他肢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处于瘫痪或者半瘫痪的状态,这时候需要护理或者是半护理,所以我们这时候有护理医院或者是家庭康复或者是社区康复。除了三甲康复医院之外,我们在社区、居家都有这样的机构,都是后续他离开康复医院以后,他回到家里,我们会跟踪到社区。有的很不方便离开家庭来到社区的话,我们就派医生和治疗师上门,到他家里床边给他进行康复治疗。

美国、日本、以色列也是这样做的。康复医院有很多小面包车,要么把病人接过来,要么派医务人员到他家里进行康复治疗,病人得到了应有的现代的康复治疗,所以愈后非常好。截至 2017 年,美国有 2 万家康复护理机构,患者在手术后几乎都进行恢复期有效的治疗,95% 以上的患者可以重新自理,60% 以上的患者可以回到工作岗位。

中国医疗资源短缺情况下,患者手术后只能回家卧床休息,实际上卧床对术后的恢复极其不利。随着最佳康复时间的错失,有些患者基本失去了康复的可能性。通过连续的治疗,患者得以痊愈,这是一个伤者或者患者的闭环,这是从手上到手术、术后和后期康复治疗,然后通过护理走向痊愈,也就是恢复到他受伤前的状态,形成一个闭环。

我在深圳市人民法院当医务部主任的时候,发现患者术后找不到康复医院,那时候深圳市没有一家康复医院,不知道送到哪一家医院,患者的诊疗过程被迫中断。所以我非常头疼,没有人接收患者康复,或者很少有人懂现代康复。所以我的想法就是在急性期治疗,然后康复介入,实际上我们看到国外康复医生还不仅仅是术后介入,他在术前就介入。

康复的介入在什么时候?我们到美国、日本、以色列发现康复医生是在术前介入的,也就是术前在制定患者诊疗方案的时候,一定是有康复医生在场。你会说,康复医生又不动刀子,他来干吗?因为康复医生会指导骨科医生,你在哪里来锯他的腿和接他的骨头,以利于他术后的康复治疗。比如说要截肢,截一寸还是多长,有利于我术后给他安装假肢?这是康复医生的专业,而不是骨科医生的专业。所以必须要有康复专家的介入,诊疗方案才是完整有效的,才是有利于患者术后恢复的。

康复介入应该极早介入,然后转入本院康复科或者是康复医院提升疗效、改善愈后,这样手术室和医院口碑会得到极大的提升。为什么?因为康复介入改善了愈后,改善了疗效,那么患者说这个医院 OK,手术效果非常好,手术几天就可以上班了,实际上是康复对他诊疗过程的协助和帮助,使患者得到了有效的康复。所以我认为康复应该是无处不在的。

33 倍的中美差距

我们看一下中美康复医疗的差距。说起差距,它就是一个数字,但是在现实当中是很残酷的数字。为什么?一个是对康复的重视程度,当然不能说因为钱多就重视、钱少就不重视,但一定程度上体现你对它的重视。中国现在人均的康复费用是 15 元人民币,美国的康复费用是 80 美元,是我们的 33 倍。为什么人家需要康复者尽康复,我们的需要康复者中,可能是一少部分或者极少部分得到应有的康复,这是经济学统计的倍数。

为什么我们选择康复?也是因为它存在这样的巨大痛点、老百姓的迫切需求、「健康中国」必不可少的环节。12 年前我从深圳市人民医院辞职来到龙城医院搞康复的时候,还没有提「健康中国」的战略,但是我们已经认识到康复的重要性及它对患者恢复是多么重要、对百姓的健康是多么需要,所以我们义无反顾地笃行康复医学发展之路。

我国与发达国家相比,康复医师占基本人群的比例差距。我们国家康复医师占比是 0.4:10 万,发达国家是 5:10 万,12.5 倍。所以励建安教授讲我们国家需要康复人才,应该是以数十万人来计,有的说需要 50 万,有的说需要 80 万,具体是多少,当然它不是一个很绝对的数字。

中国的经济要赶超发达国家的水平,医疗基本数字也不能差距太大。这 12.5 倍,放在经济上有巨大的落差,应该如何弥补?我认为这也是健康中国高层一定要考虑的。当然我们在座的各位也要考虑这个问题,怎么样使你的患者得到有效的康复?也是我们应尽的责任和义务。你作为院长,你作为医务科主任,你作为护理部主任,这是你应该做的事情,否则就不完整,否则对患者的康复就不利,对「健康中国」就有损失。

中美康复医疗的差距当中还有一个平均住院天数的问题。我解释一下,我们国家现在平均住院天数大约是 9 天左右,现在大型的三甲医院超过 10 天的已经不多了,像我所在的山东医科大学齐鲁医院、深圳市人民医院现在都已经降到 9 天以下。在美国,在以色列,他们的住院天数更加少,平均就 3 天。为什么?因为它大力发展「一日手术」,早晨做手术,下午回家,或者是下午去医院住院,第二天早上做手术,第二天下午出院,在医院就住一个晚上,而且这种趋势还在迅速发展。

那为什么不让病人在医院住上十天半个月?有很多原因。医疗资源永远紧缺,资金永远是有限的,包括美国,它现在的保险管理部门天天扣医院,你为什么住一天半而不能住一天?为什么在你医院呆了 10 个小时,而为什么不能呆 5 个小时?你为什么用 3 种药,而不是用 2 种药?你必须要说得清清楚楚,否则停掉医院的资质,停掉医生的资格,吊销你的执照,因为你违约了。

我们国家的趋势跟国外一样,就是住院床日数日益减少,带来更显著的问题是什么问题?脑中风、脑外伤做完手术的患者,两个小时手术完了,急性期让你住 9 天,但是他的恢复期估计要 3 个月,后面的 50 天到哪里去?国外给你安排好了,必须转入到康复医疗机构进行康复治疗。因为他躺在你的手术科室没有用了,是资源的浪费,是康复时机的错失,是不允许的,对患者的康复不利,所以他要求你转走或者出院,或者转到所在医院的康复科,但不能呆在手术室。这就说明一个问题,这是一个必然的趋势。

以脑中风为例,包括脑血栓、脑出血等,我们治疗急救、溶栓、开颅,这是一个基本的手段。我们国家一般来说,脑梗到神经内科,脑出血到神经外科。而国外的康复科直接介入,看这个病人瘫痪到什么样的程度,怎么样发挥他的潜力,让他得到及时、有效的康复。生命体征平稳以后,病人就出院回家卧床。

在我们国家,有的医生就跟患者说你要回去让你老婆天天给你捏一捏、搬一搬、抬一抬,如果他的老婆能把他的瘫痪问题解决了,我们的康复医院都可以解散了,康复医生都可以下岗了。不要说他老婆,他爷爷来也没有用,大小便还不能自理。这时候,国外几乎 100% 都转入到康复医疗机构进行康复治疗,抓住最黄金的六个月的时间,使他能够发掘潜力,得到最大限度的康复治疗。

我们考察了国外这么多康复医院,我们现在的理念和他们仍然有很大的差距,他们的理念是想方设法调动患者的潜力、肌肉的潜能,把它调动起来、发挥出来,哪怕病人在那里做的时候痛得满身大汗,必须你自己走,不允许家属搀扶他,不允许护理人员照顾他,就是自己走。

而我们这里呢?很多的康复是什么?都是躺在床上扎针灸推拿一下、按摩一下,反正是躺在这里。这是主动康复和被动康复的概念,我们现在特别注重的是被动康复,而国外特别推崇的是主动康复,就是调动他个人的积极性来康复。患者的观念也是多吃补品就能恢复,而国外依托的是专业的康复医疗机构,而不是靠吃补品。治疗结果可想而知,我们这里很多人永久躺在床上瘫痪,到残联报道,而国外很多人通过治疗重返了工作岗位。

随着老龄化日益严重,中国迫切需要康复机构。中国到 2020 年老龄人超过 2 个亿。每 14 个人当中,就有一名残疾人。现在我们国家有 8500 多万残疾人,每 10 名成人中有 6 名患者患有不同程度的慢病疾病,所以居民康复保障体系亟待完善。为什么世界健康大会这么重要?因为它把健康的概念提到远远高于医疗的概念,单靠医疗、医院是永远解决不了老百姓的健康问题。

我国及全球康复行业的展望。凡成大事者以识为主,健康的第一责任人是谁?是自己,既不是国家,也不是医院,也不是你的父母,是你自己。另外,我们对康复的认识,要上升到一个国家的战略、国家的层面,包括所有医院的管理者。顺势而为,相应国家「健康中国 2030」战略规划,大家看到 2030 是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发的,是最高权威的文献,它也是讲「预防、治疗、康复三者并重」,这句话绝对不是空谈,也绝对不是没有原由地说。还有党的十九大报告也明确「发展康复医院、护理院」。

我 12 年前从深圳市人民医院来到龙城医院当院长 12 年期间,我们就是打造三甲康复医院,一直盯准目标不放松。这两年很多人听说康复很火,很多外资、内资什么资都把眼光紧紧盯着康复,但是我们已经有 12 年的历史,我们希望把过去 12 年所积累的经验,以及我从医 38 年的经验,我是 1980 年上大学的,38 年来我们的体会、12 年专业从事康复三甲医院整个从到有、从小到大的过程,以此为核心,以康复医疗中心、护理院、社区康复、居家康复为触角,借助大数据服务、智能康复机器人、远程诊疗,为中国超过 1.5 亿急需康复的患者服务,弥补国内康复领域的空白。

这是我们在 2017 年 12 月 23 日,广东省卫计委给我们评定为三级甲等康复医院,也是目前中国第一块三甲康复医院的牌子。当然这个荣誉对我们来说也是沉甸甸的,我们也希望在这个领域能够担负起我们应该担负的重任,就是要孜孜不倦地探索、笃行三甲康复医院之路。

创建可复制的标准化的管理模式,这个很重要。我们的模式如何打造、如何可复制、如何惠及更多的百姓和康复患者?这是我们未来坚定不移的目标。所以我们建立了三级质控体系,包括决策层、控制层、执行层,我们制定了大量的相关文件、相关标准、相关规范,我们的书就有几十本。包括它的组织体系、诊疗体系、质控体系、考评体系、监管评估体系,还有一整套康复医治护三结合的管理模式,这是励建安教授给我们的指导下完成。

当然我们也跟国外有广泛的合作,包括哈佛大学的康复医院、以色列 18 医院、梅奥医院,还有长庚医院等等。

开启医疗变革新蓝海

康复要开启医疗变革新蓝海。如果缺少了康复这一环节,诊疗是不完整的,治疗是有缺陷的。康复的介入,使治疗到健康形成生态闭环。为什么投资家们对康复这么重视?就是因为它一个是短板,一个是痛点,一个是风口,一个是它有受众,特别巨大,以亿来计。

以色列研制出世界首款商用的 Rewalk 外骨骼支架机器人,它可以让一个截瘫的患者穿上它之后,可以站立、行走、爬山、看电影。这个产品已经商用,拿到了美国 FDA 的批准,我相信我们国家不久之后也会研制出这个东西。

还有跟远程会诊的关系。实际上康复是最好跟远程会诊相结合的医疗模式。它可以通过远程来指导患者进行如何康复,用什么样的康复课程来指导他的康复治疗。你可以指导成千上万的人进行康复治疗,当然还有人工智能和大数据。

让我们共同发展康复医学事业,促进国民健康,为实现「健康中国」这一伟大目标作出我们应有的贡献。

编辑: 王翔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