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瑜:瑞金内分泌的年轻人

2018-03-22 15:43 来源:上海市内分泌代谢病研究所 作者:宁光
字体大小
- | +

WX20180322-114744.png

今天下午,我和徐瑜一起为国家代谢疾病临床中心的国际咨询委员会起草一份文件,忽然我意识到徐瑜是瑞金内分泌第四位获得国家基金委优秀青年基金资助的年轻人,在她之前是毕宇芳、曹亚南和王计秋。一个医院的临床学科,有 4 个年轻人获得优青基金,我猜想没有其他学科出其右的,这是为什么瑞金内分泌的自然指数,即便是假定为一个医院在中国医院排名都可以是第五名!还是那句话,没有谁会随随便便成功。

徐瑜是南京医科大学七年制毕业,她的导师是李小英,不是我。但她一开始就在我们的流行病组工作,在瑞金内分泌建立流行病组的最初目的就是为了 2010 全国调查,因此徐瑜一开始便投入到全国调查的准备中,这是一个非常繁琐的工作,他们与国家疾控中心慢病中心组成工作组,先是分区域的培训,在调查开始后,他们又 4 人一组组成飞行督导组,2 人来自慢病中心,2 人来自瑞金,飞往不同的地区去督导。

这是一个很艰苦的工作,徐瑜一次去云南督导,是夏天,到山区的苗族山寨,那儿将他们做为尊贵的客人,将春节时腌制在坛子的肉给他们吃,这对于一个来自江南水乡的女孩来讲,真的是难以下咽,但为了赢得信任,她不仅吃,而且大口的吃,还连连说好吃。

而王天歌,也是一个纤弱女孩,冬天到内蒙督导,下飞机后还要汽车 60 公里,漫天大雪,可想见其冷,其艰难。虽是艰难,但两个团队还是很好的完成调查,这是第一个在中国按照中国人群结构进行抽样,覆盖中国大陆 31 个省市自治区并且将糖化血红蛋白纳入诊断标准的调查,文章发表在美国医学会会刊 JAMA,徐瑜是第一作者。当时我们为了获得各省的 GDP 数据,徐瑜,毕宇芳和我还一起去拜访了国家统计局,得到他们的大力支持。

糖尿病是否是增加大血管并发症在过去一直是一个争论的焦点,那时瑞金内分泌流行病组在宝山建立了自身的社区基地,徐瑜提出可否用 CTA 这个无创的诊断冠状动脉狭窄的技术,在宝山人群中观察糖尿病与冠心病的关系。

她与新华医院放射科联系,说服他们同意接受宝山的观察人群到新华检查,然后她又要组织受试者到新华,几百人,可见其工作量,也可见徐瑜的组织能力。他们取得很好的结果,发表在 Diabetes Care。徐瑜的现场组织能力不断增强,她的耐心,她的认真,她的和蔼,使得受试者乐意听从她的指挥。徐瑜发现问题的敏锐性极强,我们有很多很好的研究课题来自于她。

她的英文很好,有一次 Lancet 的会议,她代表年轻人介绍研究工作,我到的晚,只是听到流利的英文,完全没有口音,我还以为是母语英文的人,但定睛一看,竟是徐瑜。徐瑜永不满足,她与我说,做为半路出家的临床流行病工作者,她想进一步深造,她选择了位于美国 New Oleans 的 Tulane 大学的何江教授的实验室,徐瑜不仅在何江教授实验室工作,她还自我加压,在 Tulane 大学选修了几门与临床流行病有关的课程,增强自身的理论水平,学业完成,徐瑜又回到了瑞金内分泌,她没有提任何额外的要求,默默的回到流行病组,但她与过去完全不一样了,成为一位临床扎实,流行病学知识丰富,而且又熟悉分子生物学的临床流行病学的研究者。

但她还是不满足,又找到我:当我们确定她今后的主要方向是临床干预试验和糖尿病心血管病变的临床流行病研究的方向后,她又投入其中,心无旁骛,志存高远。

瑞金内分泌有一批如徐瑜一样的年轻人,他们在瑞金内分泌得到本科或研究生培养,又在国外最好的实验室得到专业的培训,具有了专门的技能,又回到瑞金内分泌,服务于瑞金内分泌,他们的归来极大的丰富了瑞金内分泌临床或研究的底蕴,但他们还是谦逊内敛,彼此团结,永不满足,创新求是,追求卓越,但更重要的他们深深的爱着瑞金内分泌,We are a family。很少有一个学科如瑞金内分泌这样集聚一批奋发向上的年轻人,他们是瑞金内分泌的脊梁,又是瑞金内分泌的未来和希望。

编辑: 文千月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