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尽力保全 3 岁女童的手指,让她可以坦然戴上戒指

2018-03-29 11:13 来源:丁香园 作者:丁香园
字体大小
- | +

在过去的一年间,你见过哪些让你印象深刻的病人呢?

也许是命垂一线成功转危为安,也许是医治无效最终散手人寰。家属也许理解医生并配合治疗,但也有可能反目相向,甚至恶语、暴力相加。

而对于我来说,2017 年最打动我的病人,是一个 3 岁的小女孩。

我所做到的,是保下了她的一节手指。

夜间急诊

我是一个曾经在上海三甲医院工作十多年的外科医生,后来在云南开了一家自己的诊所。故事发生在去年 8 月份一个夜晚。

已经在家陪女儿弹琴的我,突然接到一位老病人的电话。

「是张医生吗?我邻居家一位 3 岁的小女孩,手指头被门夹断了,去大医院医生说要截指。你这里能看看,能保住手指头吗?」

我心里咯噔一下,不为别的,只因为自己也有个女儿。

截除指头肯定是最安全稳妥的选择,不过小女孩才 3 岁,今后漫长的日子里肯定会因为手指短缺给造成心理阴影。

略作思考,我赶紧给电话另一头这样说道:「让病人先赶紧过来看看吧!我马上去诊所。不过能不能保住,我现在还不敢保证。」

截指?再植?

不多久,一位 3 岁多的女孩在家长陪同下来到我的诊所。

病人的病史和就医经历是这样的,女童在家中玩耍,不慎将手伸入门框中被夹伤。

患者左手环指末节指腹完全离断,创面不整齐有一定撕裂挤压(整齐无损伤创面再植效果最佳),从当地县城来到州城最好的断指再植医院(某人民医院),就诊后被医生告知必须截除末端指节。

断指再植分秒必争,最好在外伤后 6~8 小时手术,最长不超过 12~24 小时。这时距离患者受伤已经有几个小时,再去条件更好的省城医院时间已经来不及。

陪同患者一起就诊的老病人,抱着一丝希望的说,「张医生,这个指头能保住吗?」

而此时的我,将有负患者的信任,去决定女孩这个指头的命运。

怎么办?!

患者就诊当时创面情况

为她拼一次

截指的话固然安全、保险,对于主诊医师来说,不用再承担再植可能坏死的风险,也减少患者质疑甚至更严重医患冲突可能。

但考虑小女孩才 3 岁,今后漫长的日子里会因为手指短缺给心理造成的巨大阴影。

尽管仅仅从一个医生看来,失去一个无名指的一节指节,对于患者可能根本造不成什么功能损伤;而强行保留手指,很可能会造成坏死感染等一系列问题。

但是对于小女孩和她的家人呢?对于她以后的生活呢?

我想努力,小孩子基础代谢能力强,血运相对丰富,未尝不能拼一下,就当多创造一次机会。实在保不住,再截指头也不迟。在指甲半月线以远平面的切割伤,可予以原位缝合。

况且我和这个老病人已经建立起良好的信任(因为之前疾病的诊治),而对于此次的病情,患者已经知道可能的选择,作为医生的我也是比较坦然的。

说干就干,马上准备手术!

夹断的断指情况

子夜手术

手术细节方面,我的诊所没有顶级医院「高、精、尖」的设备和技术,也没有条件做显微外科的吻合和指骨内固定。

我所做到的,是对于患者患指的麻醉,再认真进行清洗,消毒。

在离断指腹组织用生理盐水进行清洗后,我小心去除了附着其上约 2*2 mm 的指骨碎片,并且修剪指腹皮下脂肪垫组织,使其变薄,然后仔细进行原位离断组织和周围皮肤,指甲结构的缝合固定。

考虑术后可能出现的肿胀和血运不畅,最后的包扎没有进行紧贴,这是因为太紧会导致手指血运受阻,与本来增加植皮组织完成血运代偿的初衷背道而驰。

忙了一晚上,终于在子夜时分完成手术,手术完成的情况如下图。

术后断指再植情况

术后随访

对于手术再植来说,手术不是难度最大的部分。而植上的手指能否存活,最关键要看术后的 48 小时。

这 48 小时,我真的是一路忐忐忑忑得过来的,我做了 20 几年的外科医生,比这大的多的手术也做过很多。但没有一次换药像这次这么紧张。

还好,再植的手指尽管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发黑、变硬的情况,这提示存在末端血运障碍,但还没到完全坏死的程度。这时候需要保持对再植手指的密切关注,以及进一步进行物理康复治疗,促进末端代偿血管的新生。

间断换药两个多星期后,孩子没有再来换药了,但我心里一直惦记孩子手指的情况。又几经周折要到了家长的电话,原来孩子和家人离开市区又回到县里了。

我又赶紧加了他们的微信,一直跟踪随访小女孩手指的情况。

患者再植手指的逐渐恢复

终于,在 2 个多月后,微信发来的图片如下图,小女孩的手指基本恢复了正常。那一刻的心情,真是发自内心的喜悦,绝对不亚于做了个成功的大手术。

虽然没有挽救生命的伟大,但通过努力能让她将来不用刻意将手插入口袋,在患指上坦然地戴上结婚戒指,我感到非常的欣慰和满足。

而在这一过程中,我真的感受到作为一名医者的幸福。


小女孩基本痊愈的手指

整个的手术和换药,我收了 300 元,以及换药期间家长送了 2 只家里养的土鸡。

钱的数量多少不是关键,我更看重的,是患者及家属对于我的信任。

而我报以那个女孩的,是为她争取了一次保全手指的机会,虽然这个病例的结局是完美的。但我想,即使是小女孩再植坏死,需要切除坏死组织二次截断患指,作为医生的我和女孩的父母,也不会留下太多的遗憾。

结局之外

还有个结局外的故事。

几个月后我带女儿去口腔医院补牙,停车场没位了,刚准备另寻他处。

看停车场的男子跑上前问:「你是不是给我女儿缝手指的张医生?」立马给我腾地停车。那一刻我的心是暖暖的,我女儿也很骄傲他的父亲是个医生。

哪个医生没遇见过刁蛮的患者或家属?但支撑我们继续干下去的,是更多这样善良且渴求得到关爱和救助的病人。而最需要我们关心的,也是这部分相对弱势的群体。

你帮助了他们,他们就会给你这样细微的温暖。

如春雨一般,点点滴滴。

编辑: 鲁璟一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