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医生四年行走乡村,让 220 个生命有尊严地谢幕!

2017-10-12 17:23 来源:丁香园 作者:李太辉
字体大小
- | +

对中国人来说,死亡是一个避讳的话题,但又是每一个人都绕不开的话题。当生命之火即将燃尽,每个人都希望一个平静而有尊严的退场,需要一份温暖的慰藉。在四川省简阳市人民医院,一位八旬医生,4 年来走遍了全市 50 多个乡镇,走进了 306 位农村终末期癌症患者的家中,让 220 个生命有尊严地和这个世界告别。

01.jpg

今年八十岁的主任医师周克明,是简阳市人民医院的一位肿瘤科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他从医已经整整六十周年,如今仍然工作在临床一线。直到八年前才慢慢放下钟爱了半个世纪的手术刀,将手术交给了年轻一代的医生,自己转向肿瘤的综合治疗。

02_副本.jpg

经常与癌症病人打交道,面对癌症这个顽疾,周克明说很多时候医学也只能尽力而为。他接触到的很多农村癌症患者,在看到没有治愈希望时,大部分都会选择回家等待。但在回归家庭后,病人和家属不得不面对临终过程中的一系列痛苦:缺乏专业人员指导、没有护理经验,面对痛苦的亲人手足无措,有时还因为错误的照顾而加剧患者的痛楚。

03_副本.jpg

部分辛辛苦苦操劳了一辈子的农村患者,面对癌症除了一声叹息,还是叹息。生命和尊严就在难挨的痛苦中一点点流逝。面对这种状况,作为与癌症打交道一生的周克明常常在思考,作为医者,自己可以去为他们做些什么呢?

04_副本.jpg

一个人奔波劳苦一生,在人生临近终点的时候,在生命最脆弱的时候,在最需要关怀的时候,为何不能及时得到应有的关怀?周克明说,应该让他们无痛苦、有尊严地离开,才算走完了「完美一生」。

05_副本.jpg

2012 年,他所在的简阳市人民医院向当时的四川省卫生厅申请进行「对简阳市农村终末期癌症患者宁养关怀」的课题,周克明作为项目的具体负责人,他说中国人很忌讳死亡和临终这些词语,项目中他把临终关怀改为了宁养关怀。项目很快获得立项批准,简阳由此成为全国唯一一个在农村开展宁养关怀的县级城市。

06_副本.jpg

宁养关怀,指的是对没有治愈希望的患者进行的医学人文照顾,为他们控制疼痛及其他症状、解决心理和精神问题。目前,全国已经有很多地方在城市和社区开展,农村几乎还没有人去关注,而他们才是更需要关注的一个群体。

07_副本.jpg

周一、周五上门诊,周二、周四在病房。四年来,周克明几乎每周三风雨无阻的到农村对晚期癌症病人实施宁养关怀,偶尔因为其他事耽误,都会在第二天及时赶到计划好要去的患者家中了解病情,向他们提供免费的治疗及镇痛药物,并对患者和家属进行心理辅导。

08_副本.jpg

2016 年 11 月 24 日星期四,原本应该头一天去看望约定的几位晚期癌症病人,因为临时有个重要学术会议,推迟到了今天出发。周克明说:「在生命的终末期,很多治疗对于改善患者生活质量或者延长生存期意义不大,医学也无法挽救他们的生命。面对死亡很多人都手足无措,他们需要的是心理上的关怀。」

10_副本.jpg

平武镇木桥村武绍文患有食道癌,他早上吃了一碗稀饭。今年 7 月,74 岁的武绍文查出患有食道癌晚期,由于老人心肺等脏器均有问题,没法实施手术。在周克明的开导下,武绍文的心态很好。离开时他又给武绍文开了一些镇痛的药,嘱咐他注意饮食,多吃流质食物。

11_副本.jpg

芦葭镇英明村 68 岁的朱长明,安静的躺在自己辛勤一生建造起来的屋子里。昏暗的灯光照在床边一堆打石头的工具上,这位乡村石匠已经无法感受窗外的阳光了,此时的他大部分时间处于昏迷状态。得知还有镇痛药,周克明给他开了一些润肠的药,对他的女儿说:「想吃什么就弄点给他吃,不要惹他生气了,病人脾气不好,多顺到他一点。」

09_副本.jpg

平泉镇的吴太安家,68 岁的老人瘦骨嶙峋,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家里已经将为他准备好的棺材放到了屋檐下。「随时都可能走,止痛药到点就吃,不要拖。」周克明把他的女儿拉到一旁悄悄叮嘱,这是周克明第 3 次来到他家中。12 月 12 日,老人的女儿打来电话说,老人已经走了,走得很平静。

12_副本.jpg

在宁养关怀的病人中偶尔也会有奇迹,禾丰镇的段长英被查出得了癌症时,医生说可能半年就会走。周克明上门关怀时给她制订了详细的治疗方案,并进行心理疏导。如今三年多了,老人不仅没走,因为放疗掉光的头发竟又奇迹般的重新长出来了。

13_副本.jpg

简阳幅员面积 2213.5 平方公里,农村路远,一天只能看望三四名患者。每结束一家,周克明又匆匆的赶往下一家,常常是中午二点左右才能吃上午饭。

14_副本.jpg

周克明乘坐的车走出了很远,段长英站在路口还不停的向远处挥手,她想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感谢!关怀过的很多病人过世了,但常常收到患者家人感激的电话,这种社会效应让周克明出乎意料。他看到让癌症患者有尊严地离去,正被社会和家庭渐渐重视。

15_副本.jpg

每到一个地方,周克明都要叫上镇卫生院和村卫生室的医生一起,在病人家中现场培训怎样进行关怀。他说,农村患者太分散,光靠自己,每天不停地跑也跑不过来,必须发动乡镇卫生院和村卫生室的医生一起,对他们进行培训,他们离病人很近,更能发挥作用。

16_副本.jpg

农村宁养关怀在国内是个空白,关怀的过程中,周克明还在各乡镇医院办起了宁养关怀培训班,目前已培训乡村医生达 627 人。如今,在简阳已经基本形成了县、乡、村三级医疗机构宁养关怀网络,他希望这种模式能够在全国得到推广。

17_副本.jpg

四年来,周克明和他的团队一共关怀了 306 位终末期癌症患者,上门到家中关怀 745 人次,其中 220 人已经和这个世界告别。这是 220 份逝去者的档案,他们大多都是安祥离开的,每一份档案都是一个故事,每一个故事都讲述了一段人生。周克明说,虽然没有参与到他们的生命里去,但是通过我们的努力却让他们有尊严的走完了人生最后一程。

18_副本.jpg

不论是在城市还是农村,临终病人,绝大多数人都会需要一根「拐杖」,才能走得更平稳、更安详。周克明希望自己正在做的这件事,能够成为更多农村临终者最后一程的「拐杖」。也许这条路还很长,也很崎岖,八十岁的他虽然步履蹒跚,但依然在不停地前行。

编辑: 王爽爽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