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颗心就能性格重启?那如果换的是猪心呢

2017-04-06 10:46 来源:丁香园 作者:李清晨
字体大小
- | +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李清晨」,作者李清晨,略有编辑

前几日,诸多媒体均就一 14 岁少年经过心脏移植手术后,学习成绩突飞猛进,从中下游的排名跻身学霸的新闻做了报道:2 年前,一位罹患心肌病的少年,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心胸外科经过心脏移植手术后,学习成绩忽然变好,考上重点高中。

而文章抛出的问题是:心脏移植这个手术与该少年成绩变好之间,有无关系,为什么?

微信图片_20170406102246.jpg

心脏有思维有情感?这是传统认知惯性

其实,心脏移植术后,接受心脏的人性情发生变化的故事,已不是第一次被提及,但肾移植、肝移植、肺移植等术后,就较少引发这种讨论,这其实与自古以来人类对心脏的认知有关。

在古代,不同的地区和文明,似乎都对心脏有过类似的解释,认为心脏与思维和许多情感反应有关,像汉语里有「心知肚明」,英语里也有「我心永恒」(my heart will go on)。这里的「心」(heart),显然指的不是那个作为血泵的心脏。

随着医界对血液循环的揭示和对大脑功能结构的认知,人们渐渐意识到,既往人们以为归属于心脏的功能,其实是由脑来发挥的,但传统的惯性却不会因为科学的进步而立刻停止影响。比如说,心脏移植术后病人的性情会发生变化(最常见的说法就是会表现出跟心脏供体相同的性格特点),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由于这种惯性导致的结果。

换心后性格变化?只占很小比例

但这样的解释,似乎也太过简单,有没有学者正儿八经研究过这个事儿呢?

1992 年,几位学者调查了维也纳大学医院外科第二病区的 47 位接受过心脏移植手术的病人。他们设计了一些提问,来验证那个不算古老的传说。为确保调查的真实性,研究者让那些原本就跟这些患者比较熟悉的心理医生去做这个问卷——这几位心理医生早在这 47 位患者进入移植排序之前的心理咨询阶段就同患者熟识了。

调查结果可大致分成三组,第一组,37 人的回答是,他们的性格没有发生变化,「我还是我」,我朋友我妻子也觉得我没变,这占了调查总数的 79%。

得,这个结果真是好不浪漫,一下就击碎了关于心脏的幻想,心脏果然就是个血泵。

有意思的是其余两组回答者。

第二组,有 7 人的回答是性格确实发生变化了,但与心脏无关。这一组占了 15%。好么,又补一刀,还是说明心脏并无血泵之外的其他神秘功能。

其中有一个人的回答比较有代表性,他说,「我的灵魂没变,但世界观变了。」我觉得这并不难理解,做一次心脏移植可不同于做处女膜修补,这是一次重大的生死考验,经历过这样的绝处逢生,看待世界的视角发生变化也在情理之中。

第三组,有 3 人明确表示他们的性格变化是由于供体的心脏(6%)。比如,其中一位认为自己的性格变得沉稳了,因为他听说那个心脏提供者平素是个冷静的人……

综合看来,似乎只有最后这 3 个人的回答,多少跟心脏的神秘功能沾点儿边儿,也就是说,各地被报道出来的类似的事件,其实只占全部心脏移植术后很小的比例,大部分患者并未感觉到明显的性情变化。

对于普通人来说,正如管中窥豹只见一斑,倘若公众知晓全部数据,也就不会对这种看似神秘的事件如此津津乐道了吧。

微信图片_20170406102237.jpg

换猪心就像猪?这是大脑受损

我们回头再看文章开头提及的新闻,一个原本濒死的少年,在经过一次心脏移植术后,身体恢复了健康,那么其学习能力和专注程度当然会大有改善。因此,与其说他变身学霸,倒不如说是原来的疾病影响了他天赋的发挥,现在的术后,不过是恢复了本来的实力。只是这一前一后的变化太过显著,才会让大家浮想联翩。

我们祝福这位少年,毕竟不是哪位需要心脏移植的病人都能成功地等来供体,如今这项技术已相对成熟,但供体的短缺导致不少病人只能在绝望的等待中死去。

解决这一问题,有一些思路,比如说人工心脏或动物心脏(比如猪),前者有一些初步的应用,后者则解决不了免疫方面的难题,倘若心脏移植将导致受体的性格朝向供体变化,那么,人工心脏移植之后怎么变?假如通过基因工程手段解决排异问题,移植了猪心以后怎么变?变得像猪?显然不会……

但我们可以想象的是,肯定会有很多人不愿意自己接受一颗猪心,其实这仍然是人类在远古时代对心脏的神秘解释造成的影响,人们多多少少在心里还是觉得心脏与人的灵魂有关。

且莫说猪心,就是一个男人对移植进自己身体里一颗女人的心脏也颇为介怀,比如在这个调查中,一位消防员在被移植了女人的心脏之后,就很担心他昔日的队友不再接纳他,尽管他并没有觉得自己的勇气有什么改变。

这个消防员的情况并非孤例,男性病人会普遍担心一旦自己被移植入一颗女人的心脏就会性格就会变得柔弱(女病人倒不嫌弃被移植一个男人的心脏之后变得粗鲁呢)。

甚至有的男病人在被移植进一颗女性的心脏之后说,「觉得我还是像原来一样好色,像原来一样喜欢女人,可我现在胸腔里的心居然是一颗女人的心,我……这不算同性恋(lesbian)吧?」

其实就算是心脏移植术后,真的有病人性格发生了显著的变化,往往也是由于脑部结构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一般是由于术中大脑受损。因为早期技术相对不成熟,术中会有一部分气栓进入脑血管。这实际上有些类似于有些老年人在发生脑梗塞之后的性格改变,这也是为什么在心脏移植早期,报道患者术后性格大变的比较多,而在技术比较成熟的现在就比较少了。

然而就像「心知肚明」「我心永恒」这种词汇已经固化了一样,心脏这一器官的文化象征意义短期内也不会在我们的观念里完全根除,毕竟,「我们都是远古观念的囚徒」 :

We are prisoners of our ancestor’s pictorial imagination.

编辑: 陈怡平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