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看的皮肤病

2017-03-13 12:00 来源:丁香园 作者:庄时利和
字体大小
- | +

上过大学的学渣们都知道,什么课都可以逃,但是划重点的那节课必须得去。大学考试前划重点,在鄙校通常分为四种:

1.不划重点。这种教授一般比较牛。

2.划了十题,考了十题。这种一般学生赞为菩萨教授,如同再世孔子。

3.划了十题,考了五题。最常见,不细说。

4.划啥不考啥。非常罕见,怎么讲呢,我想这种教授的人生中可能经历过很多挫折和磨难。

很不幸,鄙校的皮肤与性病学教研室主任就是最后一种。

别人没过我过了的考试

大三考那门课时,我拿到卷子后一看,傻眼了,一瞅周围,所有人脸色如土。

我一边答题,一边后悔逃课太多,一边计算我会答的题目加起来能不能过 60 分。

那一刻,宛如国足小组赛两场不胜然后央视评论员绞尽脑汁计算理论出线的概率。考到一半,我看到几个平时心理素质较差的哥们直接提前交卷了。

那天考完试,人人网上(那时还叫校内)我班同学的更新状态中,涌现了上百条针对皮肤科教授的不文明用语。

总之,我们毕业后,最终选择当皮肤科的医生的人很少,一个是皮肤科的症状通常比较重口,再一个是那门考试给所有人留下了极为扑街的印象。

用医学术语说就是 PTSD,创伤后压力综合征。

但是那门皮肤科考试,我最终涉险过关了,因为关于某个病的题目(最后还出了道大题),我硬是拿下了全部分数,就像国足在第三场比赛最后伤停补时阶段压哨进球然后以小组第二身份出线一样。

这个病,叫荨麻疹,而鄙人有(bu)幸得过这个病。

filehelper_1489377165323_30.png

痒到让你怀疑人生

荨麻疹,皮肤科常见病,一个人一生中有 10~15% 的概率会患上荨麻疹。这个病极痒,痒到你怀疑人生。

我第一次犯这个病,是高二的时候。主要症状是睡觉时奇痒,怎么挠都没用,涂个各种药也不好使。

一开始以为是芒果过敏,我上一次吃芒果,还是小学的时候,吃了一个芒果,第二天嘴边上就开始长疹子了,从此我只得与芒果说再见。幸运的是我女朋友也对芒果过敏,这让我们在吃甜点的时候互相不会嫌弃。

等我上了医学院之后,知道原来是芒果皮里面含有漆酚,而正是漆酚导致了过敏性接触性皮肤炎。但知道这个道理屁用没有,你懂得多不代表你就能吃芒果了,你该痒还是得痒,该挠还是得挠。

这就像小野她爹在《后会无期》里面深刻指出的:听过很多道理,却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而高二那年,那个小诊所里的赤脚医生一开始也是把我当做芒果过敏,治了一阵子不见好。我一边在心里鄙视着他的医术,一边只得跑去更大的医院,挂了个皮肤科。

不是过敏,是荨麻疹

对于学医的大家来说,当然知道,这其实是皮肤性病科。但当时年幼的我,第一次听到这个科室的全名时,忍不住还是震惊了一下的。

所以第一次让我去这科室我内心其实是拒绝的,因为里面时不时走出一些浓妆艳抹的妹子和形容猥亵的男子,这让我非常尴尬。

而当我进了医学院之后,才发现这个科室有很多饶有趣味活色生香的故事。

你可以听到各种匪夷所思的得性病经历,比如一些男士抱怨用了酒店的毛巾得了梅毒,坐了酒店的马桶得了淋病,其实都是扯淡。毛巾和马桶简直是男性之友,替嫖娼接了无数的锅。

说回高二那年,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系统治疗,我如获新生,脱胎换骨。具体治疗过程省略五千字,总之我得感谢盐酸西替利嗪;也感谢而少年时的这段悲惨经历,助我在多年之后的皮肤病学考试中涉险过关。

84630f5.jpg

荨麻疹这个病,有两个特点:

1.痒,非常痒,跟针刺一样,不挠不舒服,挠了更加痒。

2.血液检测一般正常,大多数患者的血液 IgE 抗体也没有升高。但荨麻疹有个比较容易的诊断方式,叫做皮肤划痕征。一般是拿圆珠笔帽或者牙签钝端在前臂内侧划三道,过几分钟之后会有明显的浮肿,这是由于皮肤内的肥大细胞释放组胺导致的。

荨麻疹病人专利:皮肤画板

这种奇葩的现象,直接导致了我们荨麻疹患者成为了移动的画板。让我感觉非常气愤的一点是,我女朋友虽然也芒果过敏,但她并没有荨麻疹,于是我成了被涂鸦的那一个。

有诸多像我女朋友这样吃瓜群众,以指甲为笔,以患者的大腿脖子后背肚皮前胸屁股为版,开始了天(惨)马(绝)行(人)空(寰)的艺术创作。

对于没有天赋的人来说,一般就画个爱心,画个小花,比如你在中国各大景区的古墙上看到的「张大宝到此一游」「王大拿❤谢大脚」,非常庸俗,毫无创意。

67eef65.jpg

1. 徐苗条和她的偶像

广州女生徐苗条是一名铁杆球迷,她几乎观看了广州恒大所有的主场比赛。为了表示对偶像张琳芃的喜爱,她时不时将偶像的英文名写在了身上。

5fa6a54.jpg

2. 李文豪和他的分子式

而对于一些有追求有理想的人来说,荨麻疹给了他们新的机会,为了保护这位朋友的隐私,我们姑且称他为李文豪。

我打了一学期的王者荣耀,人也瘦了,学业也荒废了,电子海洛因真是毁人不倦。但幸好!我是有荨麻疹!期末考试前,机智的我,在身上做了小抄,成了宿舍四个人中唯一通过的。

由于手臂上实在写不下,李文豪将催产素 Oxytocin 的分子式写在了大腿上。

be66292.jpg

「我不得不一边考试一边撩着短裤,考完后我发现那个男考官看我的眼神有点暧昧。」李文豪向我抱怨道。

3. Ariana Page Russell 敢脱敢画

我的身体是神赐的画板!

这可能是有这种荨麻疹女神的心之密语。从发现自己神奇的敏感皮肤以后,Russell 就开始了她的艺术之旅,她不停地尝试在身体的各个部位作画,腹壁、膝盖、大腿,乐此不彼。

c558e63.jpg

也要没有小肚子才敢画腹壁上吧……

4. Sarah Beal 和她的身体艺术

43 岁的英国艺术家 Sarah Beal 是这个圈子内的名人,她已经在身上创作图画三年了。

尽管有很多人喜爱她的作品,但也有一些英国民众质疑她的这种创作形式。

我们盎格鲁撒克逊人有句古话,叫做「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至始也!」

她的邻居 Jack 大叔对记者表达了自己的担忧。但是,当然,Beal 从不理会这些质疑的声音,她告诉周围的朋友:

你离艺术太远,只是因为你还没得荨麻疹。

cc18286.jpg

真正的人民艺术家,是无惧痒痒的

5. 其他艺术家

当然还有一些人进行了各种更加复杂的艺术创作。

他们在进行创作的时候,皮肤上如同一万只草泥马舔过。

荨麻疹艺术家们认为,艺术创作是要付出很大代价的,有的人忍受孤独,有的人忍受贫困,而他们则是如坐针毡。如果可以的话,可以画在别的患者身上,这样自己就不痒了。

98a334b.jpg

然而遗憾的是,由于人体内组胺的代谢,这些巨作只能保存不超过半小时。

编辑: 陈怡平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