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住院 5 天后死亡 医院调查一周后称死因不明

2015-10-21 15:03 来源:法制日报 作者:张冲
字体大小
- | +

医院主任医生接诊一名 24 岁患者,指定其院外购买药品「安康信」。患者服用该药后突发严重病情住进 ICU,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调查动机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一名年仅 24 岁的小伙子杨庭硕因为患关节炎入住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风湿免疫科,治疗 5 天后死亡。至今,医院仍未查清死因。家属质疑,医生让家属到院外药房购买药品,是否与杨庭硕的死亡相关?

「哈尔滨一名年仅 24 岁的小伙子因为患关节炎入住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 (简称哈医大二院) 风湿免疫科,治疗 5 天后死亡,而这已经是该院风湿免疫科今年以来出现的第二起死亡案例。」近日,这样一则实名投诉网帖在哈尔滨的微信朋友圈传开。

为了解事件真相,《法制日报》记者展开了调查。哈医大二院具有多年从医经验的副院长焦军东对此坦言,死亡原因确实不清,死者病历上没有发现短期致命的疾病。

遵循医嘱院外购药

杨旭斌今年 48 岁,面色黝黑眼底发红,几天来已经习惯了逢人就苦述自己的中年丧子之痛,他也是这则实名网帖的发布人。记者见到杨旭斌时,他抱着厚厚一摞病历,清晰地回忆着儿子住院 5 天里的每一个细节,每说到一处记者质疑的地方,他就翻找出相应的证据材料给记者看。

杨旭斌的儿子叫杨庭硕,1991 年出生,今年刚好是本命年。因曾经当兵的那几年周边环境恶劣、气候潮湿而得过银屑病,也就是俗称的牛皮癣。2015 年 9 月 5 日,杨庭硕因腰腿疼痛先到哈医大四院就医,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后确诊为银屑病性关节炎。根据哈医大四院建议,杨旭斌帮儿子杨庭硕转到治疗风湿病更为专业的哈医大二院进行治疗。

9 月 10 日,杨庭硕住进了哈医大二院风湿免疫科,由该科室主任赵阴环担任其主治医师。赵阴环首先要求杨庭硕的妈妈到医院外购买一种叫「安康信」的药,称该药的止痛效果特别好。

次日,杨庭硕在服用安康信止痛药后开始出现发烧症状,赵阴环称只需要做物理降温即可。9 月 12 日、13 日是周末,恰逢赵阴环主任休息的这两天,杨庭硕出现了高烧 39.8 摄氏度并伴有腹胀、呕吐等症状。9 月 14 日,杨庭硕持续高烧,腹胀越来越重,当家属询问具体病因时,赵阴环并未说出具体病情和治疗方案。

这时杨旭斌已经开始质疑儿子的病情可能发生了变化,风湿免疫科或许不能独自完成治疗,为此他私下里向同在哈医大二院工作的其他医生朋友问诊。出于对主治医师的尊重,杨旭斌没有将其他医生的建议告诉赵阴环主任。杨旭斌的做法是向赵阴环主任申请邀约会诊,但并没有得到应允。

24 岁的小伙子嗜烟嗜酒 10 年?

9 月 15 日,杨庭硕非常痛苦,家属一再恳求赵阴环主任能够多邀请几位专家给予会诊。赵阴环于当日 14 时许带领两名其他科室医生来到杨庭硕病房,此时的杨庭硕高烧不下、不能排便、咳黄痰,其中一位医生诊断为部分肠梗阻,另一位医生问了几个问题后初步诊断为肺水肿,并建议立即送往 ICU 观察。

但作为主治医师的赵阴环此时却要求护士先为杨庭硕灌肠和插胃管,几位医生和护士在具体操作过程当中杨庭硕出现喷射性呕吐,有大量液体和食物糊住了杨的口鼻。

瞬间,杨庭硕面部和手掌开始发紫,赵阴环主任叫身边人扶起杨庭硕,进行了大约 20 分钟的拍背抢救,5 分钟后一名护士冲进人群开始对杨庭硕进行心脏腹压,几分钟后麻醉科医生前来抢救,将杨庭硕口中异物清理后插管给氧。

又过了十几分钟,几名护士才将杨庭硕送到了 ICU 重症监护病房。抢救医生称杨庭硕呼吸已经停止 40 分钟,心脏停跳 18 分钟,并要求杨旭斌在一张抢救单上签字确认。25 分钟后,医院通知家属杨庭硕脑死亡,问杨旭斌是否还需要继续抢救。「必须抢救,就是植物人,我也要我的儿子!」直到 9 月 16 日 19 时 45 分,医院方面正式宣告杨庭硕抢救无效死亡。

记者在哈医大二院重症医学 ICU 四病房出具的《死亡小结》报告单上看到,「死亡原因、死亡诊断:心跳呼吸骤停、心肺复苏术后、炎性脊柱关节炎、银屑病性关节炎、肝损伤、肺间质病变、肠梗阻?代谢性酸中毒、离子紊乱、低钾血症、低钙血症。」

「我想知道,这里哪一种病能够夺取我儿子的生命,哪一种病能让他 5 天前还能自己走进病房,5 天后就永远离开我们。诊断最后都无法确认是否患有肠梗阻,还在病历单上标注『?』。」杨旭斌每当说到这份报告单时就变得情绪激动。

让杨旭斌更为恼怒的还有一份杨庭硕病案卷宗当中的《住院志》。记者看到《住院志》中记录着这样的内容,「现病史:门诊以炎性脊柱关节炎、银屑病性关节炎收入院。个人史:嗜烟约 10 年,嗜酒约 10 年……」

杨旭斌说:「这不等于说我儿子从十三四岁就开始嗜烟嗜酒么?简直是无理取闹,更何况他还曾服过两年的兵役。」至今,杨旭斌还不敢将死讯告诉杨庭硕的奶奶,而杨庭硕的妈妈每日神情恍惚,从没掉过一滴泪,令人担忧。

医院至今尚未查清死亡真相

2015 年 9 月 28 日,杨庭硕死亡两周之后,哈医大二院主管医疗的副院长焦军东第一次接见了杨旭斌。焦军东坦言,根据自己多年从事医疗工作的经验来看,杨庭硕病历当中的各种疾病确实没有一项是可以短期致命的疾病,真正的死因需要家属同意尸检才能得出结论。

杨旭斌则认为,儿子在医院住了 5 天院,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怎么死的?即便一定要做尸检,为何不在第一时间通知家属尸检?医院曾表示通过自行调查后会给出一个公正的结论,为何调查了 7 天无结果?

焦军东表示,医院确实没能在 7 天之内正式通知家属尸检,但是只要保证尸体冷冻,过几天尸检对结果都不会有影响。

那么,杨庭硕的真正死因究竟是什么?医生为何又让家属到院外药房购买药品?使用院外购买的药品与杨庭硕的死亡是否有关?出现大量返流后医师采取的紧急抢救措施是否得当?

10 月 8 日,《法制日报》记者带着一系列问题来到了哈医大二院进行采访。该院宣传部部长李华虹表示,此事的处理情况不可能绝对公平,因为目前科技还没发达到那种程度,并认为医院还没处理完此事之前不应该让记者报道。李华虹没有接受记者的采访,只是收下记者的采访提纲。

截至记者发稿前,哈医大二院方面仍然没有回复采访提纲。根据记者调查,杨庭硕之死已经是哈医大二院风湿免疫科今年以来发生的第二起死亡病例。今年 4 月,一名 58 岁的「硬皮病」患者同样是由赵阴环担当主治医师期间死亡,10 余名家属围攻赵阴环医生时被辖区警方及时制止。

编辑: 李林晅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